敘詭筆記|林則徐是被謀殺的嗎?

呼延雲(推理小說作家)

2019-08-24 16:26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清史稿》上記林文忠公之死,所言甚短:“文宗嗣位,疊诏宣召,未至,以廣西逆首洪秀全稔亂,授欽差大臣,督師進剿,並署廣西巡撫。行次潮州,病卒。”正史敘事,理應如此,只載史實而不錄風聞,但在清末的諸多筆記和野史中,存在著大量對林則徐死亡真相的爭議。雖然衆說紛纭,但比較一致的觀點是:林則徐是被謀殺的。本期敘詭筆記,筆者就將所能搜集到的論述此一懸案的相關史料進行歸納、比較和究诘,以探討其真相。
一、遣戍:手迹遍冰天雪海中矣
今天的人們很容易陷入一個誤解,就是以爲林則徐被遣戍新疆後,成了默默無聞的罪臣,此乃大謬也!其實林則徐從道光二十一年接到“割去四品卿銜,從重發往伊犁,效力贖罪”那一天開始,就成爲了大清臣民心目中的“神”。
鴉片禍國,世人皆知。無論林則徐在禁煙過程中有哪些慮及不周之處,他也是挺身而出捍衛國家安全的柱石,而在英軍兵臨城下的危急時刻,朝廷卻以琦善易之,很容易讓百姓聯想到被十二座金牌召回的嶽飛,這種古今一脈的悲壯結局,無疑更加強化了林則徐在人們心中的民族英雄形象。
偏偏林則徐又極有大臣風度,領旨後表現得十分平靜,收拾行囊,自鎮海出發,經甯波抵杭州,准備一路西行出關。在揚州他接到道光皇帝的谕令,說河南祥符堤防決口,“漫決之處已刷寬八十余丈”,讓他趕緊去治水。林則徐馬不停蹄趕赴開封,親自督率民工挑土築壩,用了半年時間,終于將黃河堤岸決口勝利合龍。
清末學者鄒弢在《三借廬筆談》中記一事,就在合龍前一天,林則徐突然接一旨意,谕曰:“于合龍日開讀。”第二天合龍之後啓旨,谕曰:“林則徐于合龍後,著仍往伊犁。”對于道光帝這種過河拆橋的雞賊行徑,在場的大臣和河工們都忿忿不平,但林則徐泰然自若,馬上啓行。到伊犁後,伊犁將軍布彥泰對他十分尊敬,希望他留在伊犁城內便于照顧,但林則徐卻主動提出去更邊遠更艱苦的地方做事,“遂批發極遠之所,于是詳求水道,始開河泊,民得其利,至今稱爲神人焉。”
《三借廬筆談》
有一件小事足以說明林則徐當時“受歡迎”的程度。震鈞撰《國朝書人輯略》有載,林則徐的書法出色,詩也做得很好,爲人又平和不擺架子,所以“求題詠者雖踵接,不暇應也”。等他到了新疆,當地人“遠近爭寶之”,“伊犁爲塞外都會,不數月缣楮一空,公手迹遍冰天雪海中矣”!
《國朝書人輯略》
在林則徐的諸多“鐵杆粉”中,有一位是他自己絕然想不到的,那就是皇四子愛新覺羅·奕詝。也許是因爲不在其位的原因,奕詝對禁煙鬥爭和鴉片戰爭失敗的關系與責任反而旁觀者清,這也正是他在道光帝去世後繼位爲鹹豐皇帝,重用林則徐的根本原因。
事實上,道光皇帝冷靜下來之後,也知道林則徐是真正的肱股之臣,于是在道光二十五年起複之,先後調任陝甘總督、陝西巡撫、雲貴總督,“政聲卓著”。但長期的遣戍和顛沛嚴重地損害了林則徐的健康,遂于道光二十九年因病辭歸,回到了福建老家侯官休養身體。
二、遺言:時人莫解“星鬥南”
道光三十年正月十四日,道光皇帝卒于圓明園慎德堂。是年三月,廣西拜上帝會發動起義,與兩廣天地會起義一起,速成燎原之勢。由于形勢嚴峻,鹹豐帝下旨命令病體未愈的林則徐爲欽差大臣,馳往廣西剿辦起義隊伍,“則徐故嘗督粵,感惠著聞,中外想望豐采”。于是林則徐自侯官扶病登驿,趕赴廣西。據印鸾章輯《清鑒綱目》記雲,洪秀全和太平軍“聞則徐至,散亡大半,有謀遁入海者”。可想而知,假如林則徐真的能執政廣西,再有一年時間,以其威望、才能和手段,也許後來就無太平軍橫掃南國之事了。
《清鑒綱目》
但曆史沒有假如,林則徐的生命在潮州普甯縣突然走到了終點。
曾任職刑部郎中的晚清學者陳康祺在《郎潛紀聞初筆》中說,接到鹹豐皇帝的任命時,“公方臥疾,聞命束裝,星夜兼程,宿疴益劇”。隨侍林則徐的長子林汝舟(另有一說,隨侍者爲林則徐的次子林聰彜)勸父親節勞暫息,林則徐慨然曰:“在新疆,兩萬裏冰天雪窖,我只身荷戈,未嘗言苦,這時國家有事,哪裏還顧得上什麽勞累?!”于是帶兵疾行,“憂國焦勞,馳驅盡瘁,遂卒于廣甯行館……公臨殁,大呼‘星鬥南’,莫解所謂。”
《郎潛紀聞初筆 二筆 三筆》
陳其元于《庸閑齋筆記》中記鹹豐帝聽聞林則徐死訊,大爲震悼,禦制挽聯以賜雲:“答君恩,清慎忠勤數十年,盡瘁不遑,解組歸來,猶自心存軍國;殚臣力,崎岖險阻六千裏,出師未捷,騎箕化去,空教淚灑英雄。”
《庸閑齋筆記》
也許正是因爲林則徐去世得太突然,加上“星鬥南”這莫名其妙的三個字臨終遺言,使人們對他的死産生了疑心。
曆史學家楊國桢先生在《林則徐傳》中指出,林則徐去世不久,“福州和普甯等地民間就普遍流傳林則徐是被廣州十三行‘食夷利者’賄其廚子投毒害死的,並解釋林則徐臨死時所說的‘星鬥南’其實是指廣州十三行附近的‘新豆欄’街……因爲廣州十三行‘食夷利者’對禁煙領袖林則徐恨之入骨是個事實,而林則徐在廣州時曾雇用過十三行商館的廚師爲其廚人也有記載,他們利用廚子的舊關系重金賄之,巧施毒計,害死仇人林則徐。”黃秋嶽于《花隨人聖庵摭憶》中亦雲:“予按林文忠公之殁,世傳廣東十三行賄人毒之。”
《花隨人聖庵摭憶》
而謀殺的方法,則又有塗毒說、蠟毒說和巴豆說三種。
三、死因:“下毒說”是沙上建塔
先說塗毒說。目前筆者只在李伯元的《南亭筆記》中見此觀點:“文忠由新疆釋回,行至半路而卒。或雲有鸩之者,訖不知其何法。某君得諸道路,謂塗毒藥于轎中扶手板,時值盛夏,其氣直入口鼻,故事後無形迹之可查也。”
《南亭筆記》
李伯元的小說寫得好,一部《官場現形記》天下聞名,但《南亭筆記》一書信口開河,謬處極多。比如記載嘉慶十八年天理教攻入皇城時,旻甯(後道光帝)曾經以彈弓擊斃天理教徒數人(真實的情況是《嘯亭雜錄》中所記:旻甯“立養心殿階下,以鳥槍擊斃二賊”),跟武俠小說似的。而這一段關于林則徐之死的記錄,亦漏洞百出。首先,林則徐從新疆釋回跟他趕往廣西平亂,相隔已逾四年,“行至半路”四字實在令人哭笑不得;其次,查《清通鑒》可知,鹹豐帝下旨任命林則徐爲欽差大臣是農曆九月十三日,換成公曆當在十月中旬,無論如何跟“盛夏”扯不上關系;最重要的是,能在塗抹後通過“緩釋毒氣”而殺人的毒藥,純粹是出于想象,在那時根本不存在,是以“塗毒說”,純屬李伯元的杜撰無疑。
再來看蠟毒說。記載此一說法,最早當在文廷式《知過軒隨筆》中:“林文忠之再起也,伍崇曜以數萬金必欲毒之,不能得,乃賄通其家人以極毒之藥,研末入之蠟燭內。文忠閱公牍每至四更,毒煙浸淫入于髒腑,遂不十日而斃卒。”平如衡在《林則徐家書·著者小史》中說:“(林則徐)傳聞被奸徒以黃蠟毒死者。”又王逸塘《今傳是樓詩話》引張之洞族孫張祖繼《拜林文忠小像》詩雲:“傷心新豆欄猶在,竟死奸民一寸香。”可備旁證。
《今傳是樓詩話》
伍崇曜,又名伍紹榮,曾任怡和行商和十三行公行總商,在林則徐禁煙期間,他與毒販串通一氣進行抵制,是著名的漢奸。他對林則徐恨之入骨是一定的,但“蠟毒說”之不可靠,依然是一個技術性問題。中國古代以毒藥配以黃蠟制作毒煙攻敵是有的,比如北宋的《武經總要》中就有詳細的記錄,但這種“毒煙”不僅配方複雜(要十幾種原料),而且基本上是通過嗆人口鼻來起到驅逐作用——直至晚清,中國還沒有制造出任何可以用無色無臭的方式殺人的熱分散型化學武器——林則徐不可能連聞數日而毫無察覺,更何況他當時已經六十六歲,本來就有病在身,十分虛弱,一直在趕路,怎麽可能“閱公牍每至四更”?
最後來看看巴豆說。記載這一說法最詳細者乃張幼珊《果庵隨筆》:“禁煙事起,廣州之十三行食夷利者,恨林則徐刺骨,後公再起督師粵西,彼輩懼其重來,將大不利,則又預以重金賄廚人某,謀施毒。公次潮陽(普甯),廚人進糜,而以巴豆湯投之。巴豆能泄瀉,因病泄不已,委頓而卒。”有人勸林家窮究其事。但按照大清律例,凡毒死者,須開棺驗視,家人因不忍而作罷。
應該說,這種下毒方法的“可操作性”最強,但筆者以爲仍有可質疑處:其一,林則徐督師粵西是爲了撲滅拜上帝教起義,而不是去禁煙,清制,欽差大臣以任定責,督辦軍務者對地方政務不可直接幹涉,即便發現問題,也應與地方督撫協商辦理(因爲通訊不暢,林則徐暫署廣西巡撫的命令直到報喪奏折到京前的十月二十四日才下達,其時林則徐已經去世五天),何況林則徐是極顧大體之人,《南京條約》簽訂只八年,沒理由在拜上帝教這場大火還沒撲滅之時,又因爲鴉片惹動外患。所以林則徐奔赴粵西,鴉片販子驚恐萬狀、必欲除之而心安是毫無道理的;其二,有清一代,謀殺朝廷命官是非常嚴重的罪行,嘉慶年間,轟動一時的山陽知縣王伸漢殺害查赈的候補知縣李毓昌一案,包括王伸漢在內的所有涉案人全部被處死,首凶淩遲……伍崇曜在《南京條約》簽訂後轉爲買辦商人,對林則徐恨意猶銜也許是有的,但沒有膽量更沒有能力謀害與之完全不是一個重量級的朝廷大員。何況整個“下毒說”統統建立在對“星鬥南”三個字的揣測上,這本就是沙上建塔,一來“新豆欄”未必是“星鬥南”的正解,二來林則徐又並非生活在《名偵探柯南》裏,有什麽話不能直說,非要留一個“死亡留言”供後人猜疑萬端呢?
綜上所述,林則徐死于謀殺的可能性很小,筆者認爲,正史中記載他病重赴任、舟車勞頓加上心憂國事而卒于途中,當是可信的。至于民間風傳他被毒死,恐怕只是爲他以身許國而曆盡顛踣感到不平的人們,爲了增加悲壯之氣的杜撰——畢竟在中國百姓幾千年養成的思維定式中,英雄往往無善終。
責任編輯:顧明
校對:丁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敘詭筆記,林則徐,謀殺
收藏
跟蹤: 筆記小說

相關推薦

評論(18)

熱新聞

一天 三天 一周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一天 三天 一周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