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o37k39"><tr id="o37k39"></tr><noscript id="o37k39"></noscript></sup><bdo id="o37k39"><tt id="o37k39"></tt><strike id="o37k39"></strike><legend id="o37k39"></legend><li id="o37k39"></li><legend id="o37k39"></legend></bdo><form id="o37k39"></form><blockquote id="o37k39"></blockquote><address id="o37k39"></address><ol id="o37k39"></ol>
                            • <em id="a7w6sg"></em><font id="a7w6sg"></font><dfn id="a7w6sg"></dfn><tt id="a7w6sg"></tt>
                              1. 翻書黨

                                訂閱

                                言之有物的翻書,有理有據的讀書,用思想和趣味制作朋友圈時代的微閱讀平台。

                                熱新聞

                                一天 三天 一周

                                熱話題

                                一天 三天 一周

                                熱評論

                                熱回答

                                17

                                “社會學價值”及“語言學價值”是我們評選流行語的標注,具體說,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1.    反映時代特征。流行語是時代的“腳印”,是時代在語言中留下的“痕迹”。反映時代特征,一直是我們評選年度流行語的標准。今年入選的“文明互鑒”“區塊鏈”“XX千萬條,XX第一條”“996”“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等等,年度特征無不明顯。 “打卡”最初一直在榜單上,最後落選就是因爲它“太舊”了,沒有今年的年度特點。“快閃”“逆生長”“脫粉”等,也是這種情況。
                                2.    弘揚正能量。語言是社會生活的符號,是社會價值觀的直接反映。評選流行語,不僅是在向社會推薦一個語詞也是在向社會推廣語詞所反映的價值觀。《咬文嚼字》評選年度流行語,一直將“弘揚社會正能量”當成核心標准。今年入選的“文明互鑒”“區塊鏈”“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等,就明顯體現了這一點。 “996”“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霸淩主義”等等的流行,其實反映了人們對不合理現象的批評態度,這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弘揚正能量。
                                3.    引導語文生活。評選流行語,選的是優雅、美麗的語言符號,我們一直堅持把結構、含義、用法上是否有“創新”作爲評選流行語的重要標准。今年入選的詞條都體現了這一特點。還有許多條目的流行度很高,由于不符合這一標准落選了。比如“盤”“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與你無瓜”“誇誇群”“可/我可以”“知否知否”“愛的魔力轉圈圈”“阿偉我死了”等等,都是因爲語言上的“創新”不夠而落選的。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