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6zkb0s"></center><legend id="6zkb0s"></legend><small id="6zkb0s"></small><label id="6zkb0s"></label><acronym id="6zkb0s"></acronym>
    1. <q id="s4b4xx"></q><abbr id="s4b4xx"></abbr>
    2. <noscript id="s4b4xx"></noscript><div id="s4b4xx"></div><th id="s4b4xx"></th><optgroup id="s4b4xx"></optgroup><small id="s4b4xx"></small>
          <fieldset id="s4b4xx"></fieldset>
              <big id="98lx3z"><ol id="98lx3z"></ol><big id="98lx3z"></big><tt id="98lx3z"></tt></big><dd id="98lx3z"><address id="98lx3z"></address><kbd id="98lx3z"></kbd><label id="98lx3z"></label><ul id="98lx3z"></ul><ol id="98lx3z"></ol></dd><optgroup id="98lx3z"><sup id="98lx3z"></sup><li id="98lx3z"></li><button id="98lx3z"></button><table id="98lx3z"></table><button id="98lx3z"></button></optgroup><tr id="98lx3z"><form id="98lx3z"></form><blockquote id="98lx3z"></blockquote><i id="98lx3z"></i><form id="98lx3z"></form><noframes id="98lx3z">
                上一頁 下一頁
                申請成爲澎湃號
                推薦關注全部>>
                申請成爲澎湃號

                熱新聞

                一天 三天 一周

                熱話題

                一天 三天 一周

                熱評論

                熱回答

                12

                比起日俄戰爭本身,日本人對于日俄戰爭的重視才真正是有深遠影響的。
                在日本人看來,日俄戰爭是日本曆史上與當時世界環境下取得的一次絕無僅有的勝利,但從曆史本身來看,日本人之所以能取勝,根本原因在于兩點,一是英美等國不容許俄國繼續東進,所以日本在日俄戰爭中獲得了英美史無前例的金融與情報援助;二是俄國內部對戰爭的重視程度不足,從沙皇尼古拉二世到一線的滿洲軍總司令庫羅帕特金,都沒有把日俄戰爭是否勝利看得很重,甚至後來派遣的俄羅斯波羅的海艦隊也不是爲了主力決戰,而是爲了鞏固遠東海防,這種態度讓他們在戰略上不是非常積極。最終在美國的斡旋下,這場戰爭得以終結,日本沒有獲得賠款,某種意義上這仍然是殖民主義時代一場規模比較局限、不是非常你死我活的戰爭。
                但有趣的是,日本人把日俄戰爭幾乎是奉爲神明,陸海軍都以日俄戰爭時期成功的戰術作爲主要模仿對象,比如陸軍重視拼刺刀與白刃戰,海軍重視艦隊決戰而輕視破壞交通線,而日本民衆也認爲自己的國運一直在上升,無論遇到多麽強大的敵人只要有一顆赤誠的“大和魂”就可以逾越。這些認識雜糅在一起,形成一種特殊的“日俄戰爭熱”,就是認爲以後日本的所有戰爭都可以按照日俄戰爭的方式完成,那就是先憑借奇襲偷襲獲得優勢,然後通過一線陸軍拼刺刀占領土地,再通過海軍艦隊決戰獲得最終勝利,繼而逼著對手來到談判桌上獲得一個有利于日本的談判結果——這也是太平洋戰爭開始以前日本人對美國的美夢。

                11

                “社會學價值”及“語言學價值”是我們評選流行語的標注,具體說,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1.    反映時代特征。流行語是時代的“腳印”,是時代在語言中留下的“痕迹”。反映時代特征,一直是我們評選年度流行語的標准。今年入選的“文明互鑒”“區塊鏈”“XX千萬條,XX第一條”“996”“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等等,年度特征無不明顯。 “打卡”最初一直在榜單上,最後落選就是因爲它“太舊”了,沒有今年的年度特點。“快閃”“逆生長”“脫粉”等,也是這種情況。
                2.    弘揚正能量。語言是社會生活的符號,是社會價值觀的直接反映。評選流行語,不僅是在向社會推薦一個語詞也是在向社會推廣語詞所反映的價值觀。《咬文嚼字》評選年度流行語,一直將“弘揚社會正能量”當成核心標准。今年入選的“文明互鑒”“區塊鏈”“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等,就明顯體現了這一點。 “996”“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霸淩主義”等等的流行,其實反映了人們對不合理現象的批評態度,這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弘揚正能量。
                3.    引導語文生活。評選流行語,選的是優雅、美麗的語言符號,我們一直堅持把結構、含義、用法上是否有“創新”作爲評選流行語的重要標准。今年入選的詞條都體現了這一特點。還有許多條目的流行度很高,由于不符合這一標准落選了。比如“盤”“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與你無瓜”“誇誇群”“可/我可以”“知否知否”“愛的魔力轉圈圈”“阿偉我死了”等等,都是因爲語言上的“創新”不夠而落選的。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